我是实验动物饲养员刘厚_第49章 白骨妖往事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49章 白骨妖往事 (第1/3页)

  刘厚大略地翻看了这白骨妖的日记,却看到了一场悲伤的故事。

  这白骨妖还是人类时,曾经也是个一腔热血,勤勤恳恳,为人间斩妖除魔的好道士。

  对,性别为男。

  他的故事,要从久远前说起。

  白骨妖名叫尉俊,清末人士。如果算人类的寿命,应该也有个一百来岁了。

  小道士年幼时,拜一道观老道为师,疾恶如仇,实力也不弱,帮村人灭了许多的妖邪鬼魅。

  在附近村子,他的名声渐渐响亮。

  直到一天,有个来自邻村的书生向尉俊求救,说自己的未婚妻被妖邪附身。每夜闺房中,总能听到令人面红耳赤的羞耻之音。

  尉俊去了。

  那位二八女子长得秀丽端庄,印堂却浓黑,像是抹了烟灰,脚步虚浮,身火暗淡。

  尉俊断定,确有妖邪缠住了这女子,当即端着桃木剑,携了些咒符,守在女子的闺房前。

  不料缠住女子的竟是几只狐狸精。

  这些个狐狸精每晚都会化为俊美年轻男子,迷了女子的心智,和她寻欢作乐。

  尉俊大怒,清末乱世,风雨摇荡,就连区区狐狸也敢成精糟蹋女性清白。要是当初盛世时,这些鬼魅魍魉,哪敢招摇!

  他抓着桃木剑,就和几只狐狸精战成一团。

  狐狸精成精不久,哪里是他的对手,死的死,伤的伤,最后只剩一只逃掉。

  赶走狐狸精后,尉俊并未放在心上,在女子父母和未婚夫的千恩万谢中回了家。

  可不几日,曾经感谢他的女子父母和未婚夫又再次找到了他。这一次不是来送谢礼的,而是每人都抓了利器,来要他的命。

  人言可畏,人心难测,凡人只看表面。

  当着尉俊的父老乡亲,女子父母咬牙切齿,说女子醒来后哭诉他趁着夜色,污了她的清白身。

  女子未婚夫怒得扬起镰刀,要将他碎尸万段。

  被狐狸精附身的女子也来了,她哭着,用长袖捂着嘴,嘤嘤地不断抽泣。

  她指认尉俊,就是这妖道,诬我被妖邪所迷,趁夜辱我身子。

  女子未婚夫,一双狭长的眼,却死死地盯着尉俊,露出歹毒的恨。

  这未婚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