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_KZ-18 破箭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KZ-18 破箭 (第1/3页)

  车辆沿着看不见尽头的道路前进着,两侧也没有路灯的光,一粒粒微如石子的冰雹砸落在车顶上,稀稀疏疏像是摇晃着的满盘豆粒的筛盘。

  随着汽车驶向前方,沉默的气氛尴尬犹如凝固的泥潭。许涛尝试着挑起任何一句话题或者是澄清自己的清白,但一切都似乎只是徒劳。

  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带走带向不知道目的地的前方,第一次没有人告诉他到底该去哪里,自主权的丧失让许涛陷入了一种特别无助感:他的信还没有送到、他还没有问安比尔到底自己要去做什么,他还没搞明白格拉尼到底是谁。

  不知道,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,许涛失去了很多对记忆的判别能力。就像被时代裹挟着,漫无目的地而又不知所措的向前而已。但是他必须要破局,无论从谁的身上去突破,尽力去了解自己的存在。

  古代某位著名的哲学家曾提出三个问题: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干什么?许涛正处在第一问与第二问的夹缝之中,挣扎着抬头望向狭隘的天空,那里留下了第三个问题——我在干什么?

  他依稀记得他是一名博士,他认识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他的个人作战能力出众,也能从全局从头到尾去总览冲突的发生,并作出做对自己最有利的决策。

  尽管决策并不是百分百正确,但是许涛心中似乎有一种潜意识,去指引自己以一种俯视的角度去观察,甚至是身历其境的推演整个冲突的流程。

  潜意识的悸动似乎是失忆的一种表现。许涛清醒地明白了他的处境,从他不明不白出现在卡西米尔边境开始,他的失忆开始逐渐恢复。

  也就是从有记忆的那一刻开始,总有来自从前的记忆在不间断地撞击着现在的自己,许涛好像是站在记忆的悬崖之上,摇摇欲坠,而无数的记忆洪流就像一双双把他推下这个悬崖的手。

  卫成期的话像是一把刀砍断了他思维的洪流,然后在那一瞬间的堵塞瞬间决堤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”

  许涛思考了半晌,才明白过来她在询问谁。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